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马洪涛恭迎大驾!
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博主新书《外星婴儿》连载(2)  

2008-09-15 10:25:23|  分类: 原创精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二 、 忘年交

  

  中国上海,华灯初上,蔚为壮观,川流不息的现代车辆有条不紊的行进着,好一幅流动的超印象派图画。

  地铁到站,旅客纷纷下车,人流中一个身穿米黄色夹克装的青年人随人群走出车站,他步履轻捷稳健,猎豹的风格,但看其面相却很儒雅,只是目光坚定而灵活。

  他坐上公共汽车,车中他拿出手机打个电话,对方留言说是不在家,有事晚八点联系。青年又用手机输入密码调出对方电脑储存的只对自己开放的信息。现在时间是七点,他下车后换一辆出租车到达图书馆,看了四十分钟书报资料后,快步走出来,坐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,他正冥思苦想一个难题时,司机说话了,这时他才细看司机。

 “是你,鹏飞!”

 “怎么样,何大哥,没想到是我?”

  司机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,这个林鹏飞的鼻子具有最突出的特征,和他父亲林深处教授一模一样。何子健为此闹过笑话,有一次他听导师林教授讲课,听入迷时不自觉地盯着林教授的鼻子看,仿佛这动人的演讲是从这高耸圆隆的鼻子中发出的。起初林教授非常满意,但后来觉得有些不对,也没细想。何子健第一次到林教授家,小鹏飞才十岁,鼻子事件才真相大白。如今几年过去了,本来鹏飞的模样也有所变化,个子也高了,但那个最有特征的鼻子却更加有遗传特色了。

   林鹏飞小时候也特别淘气,当时他刚上小学,学校不允许的事情他可干了不少,比如上课时不看课本看课外书,绝对禁止野浴他却在江边大洗特游,连带着带他去的何子健都成了本校的批评对象。面对批评他们背地里哈哈笑了老半天,似乎这一切和他们是生拉硬扯根本不搭边!

  这时何子健笑着问:“你怎么会开车?这是谁的车?”

 “我今年十四岁,还小吗?”

 “十四岁,周岁还是毛岁?”

 “当然是毛岁,中国传统嘛,不过一些东方国家的习惯和风俗有不少是受中国的影响形成的。”

 “你知道的不少嘛!上几年级了?哎,要不你先停车,你能长时间在闹市区开车吗?”

 “笑话,现代少年开不了车?”

 “别贫嘴了,初中要毕业了吧?”

 “哪里,我上高二。”

 “怎么,你上高中二年级?”

 “我跳级了。”

 “念文科还是理科?”

 “文理都念,这可是跟你学的!”

 “要是我没猜错,你还想跳级!”

 “当然,循序渐进是对的,但这不等于磨洋工!”

 “别恶心人了,问你正经事,你爸爸现在能回来吗?”

 “他接到紧急通知到北京开会去了。”

 “好吧。哎,鹏飞,你够开车年龄吗?”

 “噢,你说我违反交通法规是吧?你不用扭送我,我回家通过电子帐户交罚款,路口光电子监控器也不可能知道我的年纪,全靠自觉!”

 “减速,有一百公里时速了,减速!你个小鬼头,你不要命我还要命哪!”

 “罚款一起交,速度照旧。”

  何子健随林鹏飞到家,鹏飞妈热情招待。

 “是子健呐,半年没见啦!”

 “师母,您好吧?”

 “好!你家里都好吧!哎!鹏飞,你开你爸的车子出去的?在哪里弄的出租车标志啊?!”

  何子健说了刚才的事,鹏飞妈感觉有些后怕,责怪鹏飞不该这样做。何子健说鹏飞已有主张,鹏飞妈也笑起来。这是林鹏飞打开光波炉,拿出几个盘碟,竟然是四菜一汤。鹏飞妈也不知他什么时候做的,红烧鲫鱼,麻辣豆腐,还有两个叫不上名字的菜。几个人都笑了,鹏飞笑得既开心又顽皮,鼻子也颤动起来。

  何子健调出林教授最新储存的电脑信息后,婉言谢绝了母子二人的挽留,匆匆地走了。

 “爸爸留的什么话,怎么何大哥看后很严肃的表情,究竟有什么事呢?”

 “别想了,儿子,去洗个澡睡觉吧,还有,车钥匙,交出来!”

  洗完澡,林鹏飞躺在床上,头枕装有增效学习睡眠仪的枕头,先平心静气,又在浅睡眠中借助仪器复习了外语和中国古诗词。半小时后,他很舒服地睡熟了。

  第二天,林母在林鹏飞的枕边发现一张纸,是打印纸,上面有着一些分行的字迹,象是一首诗或歌词:

很多事

有开头却不一定有结局;

有的人

可以深入内心却还保持距离。

爱需要理由吗?

我们相遇相知是上天给我们的谜底……

 

谁说我不了解你内心的纤细?

我们都想创造爱的奇迹!

即使火热的激情只想燃烧过去,

或者只在心底,

我们依然强力跳动的心

告诉彼此真能不离不弃!

  这分明是一首情诗啊!林母有些震惊,以前只是他们两口人做为楷模教育别人了,现在轮到自己儿子早恋了,他才不满14周岁啊!怎么办?

  她马上电话告诉林教授,林教授则冷静的多,让她先别惊动儿子。

  晚上吃过饭,父母二人轮番地软硬兼施地做思想工作,林鹏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后来还是林母揭破情诗的事情,林鹏飞这下吃不住劲了。

 “都怪我,是我不好!”

  这句话引发了父母二人的无数联想,他们迫不及待地听下去。

 “我做的不对……我不应该把何大哥的资料用黑客手段弄到手,这是他的隐私哦……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9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